99艾滋病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_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5282|回复: 0

生命荒原的守望者 他与艾滋病服刑人员相处的日子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2-30 08:04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七监区位于凤城监狱的深处。穿过一道铁门,往前走四五分钟,还要经过第二次身份核查通过闸门,才能来到这个全市唯一的男性艾滋病服刑人员专管监区。

  12月13日上午10点,监区小型篮球场,10多名服刑人员正在打篮球。“打得好,加油!”1.65米高的陈益平拍着刚刚替换下来的一名服刑人员肩膀,眼神充满和气与鼓励。

  “他们都是我的责任。”作为七监区的支部书记和教导员,陈益平一直在守望这片生命荒原。就在昨天,他被评为全国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。

  “当兵出身,死都不怕,还怕传染病?”

  根据全国艾滋病防控部署,第七监区于2009年10月成立。由于缺乏管理经验,出现了服刑人员绝食等一系列违规抗改事件。

  2010年1月25日,陈益平清楚地记得那一天,领导找他谈话,希望他能从管理普通犯人的五监区平调到七监区。彼时的陈益平已47岁,很快就要退居二线,正处于“求稳时期”。

  在监狱工作了14年,陈益平第一次感到害怕。

  领导找他谈了整整4次,最长的一次,他们在办公室坐了两个半小时。同事、家人也坚决反对,在外地念大学的儿子知道消息后,一天打了4个电话来劝阻。

  最后,陈益平还是答应了下来。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人,人生履历让他时刻想着要回报社会。他给儿子“打包票”:“开玩笑,当兵出身,死都不怕,还怕艾滋病这种传染病?没事!”

  上任第一天,他便立下承诺:“一旦有事故发生,要冲在前面。”

  上任的第四天,就发生了监区服刑人员假借加营养在食堂集体哄闹的事件。

  陈益平第一个冲到闹事的服刑人员中间,原本不高的他显得有些势单力薄。一情绪失控的服刑人员看到他没有任何装备,竟猛地扑过来要咬他。陈益平反应迅速,一个反手将那人制服。其他狱警随后赶来,和他一起掌控了局势。

  现在说起此事,陈益平还心有余悸。问他为啥不穿上防护服再去处理呢?“几层防护服一穿,至少需要四五分钟时间,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。”他一脸淡定地说。

  他的狱警服里,随时放有四五张创可贴和十来副一次性手套,以应对突发情况。这些事情,他一件也没跟家人提及,“说多了,他们会担心的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

  陈益平的勇于担当和身先士卒感染了大家,4年里,监区的37名狱警无一人主动申请离职。

为病重服刑人员清洗身子60天

  对于这个特殊的服刑人员群体,陈益平希望用亲情感化他们,把他们引到正道上来。

  但这并不容易。鉴于艾滋病的特殊性,许多服刑人员自叹“刑期比命还长”,常常焦躁不安、自暴自弃,有的甚至扬言出去后要报复社会、传染更多的人。

  为此,陈益平锲而不舍,努力走进他们冰封而又脆弱的内心,如给张某及其家人拍视频,为他们搭起沟通交流平台;上门说服朱某的父亲,让其摒弃前嫌来监狱探望……

  他带领狱警为每位服刑人员做了一本详实的交流笔录,以深入分析对象的复杂内心,从中找出他们反社会的症结所在,把关怀送到心坎上。

  在交流中,陈益平也给予了他们足够的尊重。统一配备的保护装备,他一般情况下都不穿戴。“这会与服刑人员疏远,让他们产生很强的抵触情绪。”

  去年12月,服刑人员李某病重,重度甲肝、乙肝,凝血功能近乎为零,艾滋病病毒载量超亿,传染性已超出想像。他的父母避而不见,医院护工宁愿不要工资为3000元的工作,也不进病房。怎么办?“不管怎么样,这是一条生命。”短暂思考后,陈益平决定自己照顾李某——接大小便,清洗身子,足足坚持了60余天,让李某在体面和尊严中度过了生命的最后阶段。

  “陈(益平)警官让我又怕又敬。”一位姓朱的服刑人员说。他出狱后创办了一家五金公司,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。

  读佛学、学经济 就是为了跟服刑人员多沟通

  为了更好地交流,陈益平自学了厚厚一本佛学译本,“生命在于过程,而不在于结果”、“过好每一天”等人生箴言张口就来。

  他还抓紧时间恶补艾滋病防控知识,服刑人员身体、情绪如有异样,他一看就知,从而做好提前防控。

  还有经济学、证券学,政治学……只要能和服刑人员拉近距离、有利沟通,陈益平都积极去学,甚至直接向他们请教。“要做好狱警工作,就是要成为‘万金油’。”

  如今,他和监狱教育课同事总结出24条“建议”,主张与服刑人员交流,要根据不同情形和问题的不同性质选择不同的谈话方式。

  “在这个监狱里,‘听’比‘说’重要,更多的是需要倾听。”他说,大量服刑人员已经对之前的犯罪行为感到悔恨,他们渴望交流、渴望关爱。

  4年的坚守,陈益平和他的同事作出了巨大牺牲:去亲戚家串门,亲戚叫他把外衣脱了才让进门;吃饭的时候,不跟他坐一桌。慢慢的,一些经常往来的亲朋,成为电话里的数字符号。

  但成绩也是突出的。该监区累计改造了艾滋病服刑人员数百人,未发生一起逃脱、重大狱内案件、安全责任事故、非正常死亡;有95%的刑满释放人员在走出监狱大门前,递交了“艾滋病传播,到我为止”的承诺书。

  结束短暂的受访,陈益平又开始忙了——一名服刑人员闹情绪了,他赶着去调解。临走前,他伸出手要跟记者握手告别,突然又把手缩了回去,“不要让你们客人有心理负担。”

  近视眼镜后面,陈益平笑得一脸灿烂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_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• 客服QQ:800962
  • 红丝带之家
  • 咨询:21885399
  • 艾滋病在线咨询服务
  • 添加微信:hivaizi

  • 扫一扫,加微信在线咨询

QQ|手机版|99艾滋病论坛 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GMT+8, 2018-11-13 13:31 , Processed in 0.389242 second(s), 3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